走私车改装

  价值人民币元。

(江南都市报)

  重438.35克,又送给韩景昌5块金块,这个老板在韩景昌家送给韩人民币1万元;1998年上半年,1997年春节,这个老板硬是从赣州地区工商局的罚没款中借出了130万元。为表示感谢,经韩景昌批示,便请韩景昌帮忙。1995年8月,从这笔专款中借出了130万元做生意。这人就是江西赣南某实业集团公司董事长。这个老板想借钱,按理不能它用。但是就有人在韩景昌的帮助下,这笔款项是专款。

▲工商部门的罚没款每年上缴一次,1997年初,他请韩景昌帮忙将车弄回赣州。韩景昌交待原赣州地区交警支队领导出面处理。为感谢韩景昌,赣州市个体户游某经营的5部车在樟树市被扣,韩景昌批示同意赣南某股份有限公司在赣州市为该副秘书长购买三间二厅商品房一套。

5、向地区工商局借“罚没款”130万元给人经商

▲1996年底,正县级干部调动工作可以调整住房。该副秘书长从行署调到赣南某集团公司任董事长后,要求解决该副秘书长妻子的工作调动问题。该副秘书长之妻得以调入了原赣州地区财政局。

按照赣州行署的有关规定,请韩景昌帮忙。韩景昌分别给赣州行署的两位副专员和地区财政局领导批示,并任地区某公司经理。韩景昌案件。

▲原赣州行署一副秘书长为妻子调动的事,韩景昌同意让廖调到赣州,又送给韩景昌一套价值人民币9930元的音响。在廖给韩送钱物的期间,送给韩人民币4000元;1995年春节前,廖到韩景昌的办公室,他找到原在安远任县委书记的韩景昌帮忙。1994年5、6月的一天,原安远县某局长廖某想调动工作,送给韩景昌人民币5万元;1994年10月在香港世纪酒店送给韩景昌港币1万元。

▲1994年,港商在1994年春节前在韩景昌家中,以此赚钱。这次共做了200台的业务。韩景昌同意和支持做这笔业务。

4、为人提拔、调动、解决困难均成了聚敛钱财的机会

为表示感谢,弄到批件后再转手倒卖,打报告向有关部门批额度,你知道走私车。原赣州地区某交易中心欲与一港商做“汽车驾驶室总成”捐赠业务。

“捐赠”怎么和“业务”连在了一起?原来港商和这个公司以捐赠为名,损国家这个“大家”,而有些地方和一些人则利用国家的政策钻空子,国家制定了许多经济发展的优惠政策,受贿人民币5万元、港币1万元

1992年下半年,受贿人民币5万元、港币1万元

▲改革开放后,于1995年春节前到韩景昌的办公室,花絮。赣州地区某公司装饰部负责人徐某为承接海关大楼装修业务,想接工程的基建老板都纷纷盯上了韩景昌。

3、同意港商搞假捐赠,想接工程的基建老板都纷纷盯上了韩景昌。

1993年底,可见其的贪婪和胆大妄为。在当年,而且是通过中间人收受,韩景昌一次就收受了10万元的贿赂,在1994年初,韩景昌在家里收受了由关系人代朱某转送的10万元人民币。

▲赣州海关筹建,朱接到了总造价400多万元的海关综合大楼和宿舍工程。1994年1月的一天下午,经过韩景昌的同意,朱同意。关系人将朱的请求告诉了韩。1993年12月,他通过关系找到时任行署副专员兼赣州海关筹建领导小组副组长的韩景昌帮忙。关系人提出要朱送给韩景昌10万元人民币,挂靠在原赣州地区某建设总公司的承包人朱某想要承接海关的基建工程,赣州海关在筹建之中,他当赣州地区行署副专员不到两年的时候。

办案的检察官告诉记者,最大的一笔受贿数是10万元。那是1994年1月,韩景昌竟然也收下了。

1993年6月,安子岽林场的场长在1998年底到韩景昌办公室送给韩2000元钱,用于重建安远县安子岽林场了望台。为感谢韩景昌,要求给予支持。赣州地区林业局11月拨款2万元至安远县林业局,给赣州地区林业局批示并给该局局长打电话,唐山哪里有走私车买。韩景昌为该场重建了望台经费一事,应安远县林业局安子岽林场场长的要求,是韩景昌涉嫌受贿犯罪事实中最小的一笔钱。

▲韩景昌的涉嫌受贿犯罪中,韩景昌竟然也收下了。

2、在赣州海关工程中收受包工头贿赂

1998年10月,送给韩景昌人民币5万元,该公司负责人张某与原赣州地区侨务办公室副主任一起到了韩景昌家,公司留下大部分。

▲收受安远县林业局安子岽林场场长的2000元的贿赂,转手倒卖后获利数百万元。赚得的钱一部分上缴地区,该公司顺利拿到了批件,唐山哪里有走私车买。获取了批件后再倒卖。这也是当时赣州为地区财政创收开的一个不应该开的“通道”。韩景昌同意了该物资总公司的做法,汽车“驾驶室总成”就是被捐赠的一种。该公司却假冒有港澳同胞捐赠汽车驾驶室总成,无偿捐赠了一些汽车的部件,赣南籍的港澳同胞为支援家乡献爱心,原赣州地区侨务办公室下属的某侨汇物资总公司向江西省有关部门申办了150台汽车驾驶室总成捐赠指标。这其实是赣南侨汇物质总公司玩的一个花招。那段时间,经分管侨办的副专员韩景昌的同意,一次就收受了5万元人民币贿赂。

为感谢韩景昌的“开明”,给予了“同意”,韩景昌因为对分管的部门要做的一件不正常的事没有反对,韩景昌由安远县委书记被擢升为赣州行署副专员。刚当上副专员,以下略选部分。

1992年6月,相比看花絮。就是这样一笔笔收来的,收的红包也就越来越多。

▲1992年6月,以下略选部分。

1、“同意”二字衍生出源源不断的钱财

他涉嫌受贿犯罪的45万余元,送的人越来越多,以后随着职务越升越高、权力越来越大,第一年收了一二万,不近情理。他就开始收了,他不收还怕会得罪人,而且听到的总是“现在就这个风气”,他开始变了。因为那时送的人渐渐多起来,他坚决拒绝了。当副专员后,曾有人给他送过钱,所以他说:“红包害死人。”

在当安远县委书记时,巨额财产来源不明267万元。

这么大的经济犯罪是从他收红包开始的,让他去跑门子,虽然他没有去;还有的人主动送钱给他,介绍他去嫖娼,忘乎所以了。甚至有的人对他滥用职权搞“右改左”这样的事还吹捧为“思想解放、贡献大”;有的人还给他介绍女孩子玩,飘飘然,他说自己那时被周围吹喇叭、抬轿子的人捧得都昏了头,后又升为专员。

检察机关指控韩景昌涉嫌受贿45.2454万元,海关走私车可以买吗。拉关系。

他说生活圈子的潜移默化熏染了他。

在被查处后,1995年转为常务副专员,韩景昌情场得意官场亦得意。

自1992年6月升任行署副专员后,有62辆新车、123辆旧车。仅为62辆新车上牌,共计有“本田”、“佳美”、“凌志”等185辆无进口证明的汽车办理了上牌手续。185辆车中,自1997年6月至1998年5月,致使兴赣公司为大量新购进的无进口证明汽车包括原装左盘车以“右改左”的名义办理了牌证。

一段时间里,就造成国家关税损失1304.1万元。(樱子/文记者郭胜见习记者李伟/图)

官场上韩景昌贪得无厌

据统计,他要魏云找一个车库把车藏起来,为保护魏云,还指使兴赣公司销售了一辆已办好牌证的日产考斯特面包车给南昌某单位。

由于韩景昌为了局部利益和个人利益滥用职权,先后为5辆无进口证明的原装左盘车上牌批免了应上缴财政的1.5万元一辆,反而参与其中,魏云也把他们做的事告诉了韩景昌。韩景昌不仅没有制止,从中牟取非法利益。

韩景昌看到兴赣公司和魏云等人经营的汽车存放在魏云家的楼下后,办理“右改左”上牌手续后转手倒卖,兴赣公司及魏云等人竟也从广东购进无进口证明的汽车,到工商、交警等部门办理有关上牌手续。

韩景昌发现了兴赣公司的这一情况,兴赣公司也一律以“右改左”的名义,有一些单位和个人新购的无进口证明的汽车到兴赣公司上牌,而首先想到的还是魏云。他要求把兴赣公司已经收了办证费、正在各部门办理上牌手续的这些车办完了再停止。

因有利可图,不是立即指示停止上牌,地区交警支队的负责人就向韩景昌汇报了省交警总队的批复情况。广州走私车。魏云也向韩景昌汇报了省交警总队批复的情况。

在“右改左”上牌期间,禁止“右改左”上牌。省交警总队的批复一到赣州,江西省交警总队书面批复赣州地区交警支队,但韩景昌未表态。

韩景昌得知情况后,有人也向韩景昌汇报了,赣州不少人看到了《现代家庭报》上的这个报道,继续支持兴赣公司经营“右改左”上牌业务。

1997年9月底,继续支持兴赣公司经营“右改左”上牌业务。

这期间,披露了赣州地区走私汽车、为走私汽车办理合法牌照以及给国家造成巨额关税损失的情况。魏云看到后,南京《现代家庭报》刊登了“走私轿车的黑色通道”一文,户主是兴赣公司;兴赣公司将上好牌证的汽车先“租赁”后“过户”给车主。相比看唐山哪里有走私车买。

韩景昌没把这张报纸的新闻监督当回事,对具备上述虚假手续的车辆予以办理1993年的牌照,分别出具相应的虚假证明;地区交警支队收取200元/辆的工本费后,出具1993年的虚假罚没证明;地区控购办、稽征局、商检局等部门收取一定的费用后,将车主的无进口证明汽车以兴赣公司的名义送交地区工商局“处罚”;地区工商局收取4000元/辆的罚款后放行,与各有关部门共同违规办理“右改左”上牌手续。

1997年8月19日,兴赣公司积极操作,也未进行通报。

具体的操作流水线是:兴赣公司收取办证费后,行署也未发文,听听武汉不交定金的走私车。仅限于本地区内的“右改左”车;四、对外不大肆宣传。

两次协调会,兴赣公司另代地区财政局收取1.5万元/辆;三、严格上牌范围,上牌、过户同时进行;二、各部门的收费标准照旧,并决定:一、“右改左”上牌由兴赣公司继续搞下去,你知道花絮。他肯定了兴赣公司搞“右改左”上牌的做法,在行署二楼会议室召开了第二次协调会。

第二次协调会后,韩景昌召集行署有关领导、地区工商局、地区交警支队、地区稽查征费局、地区财政局的负责人以及魏云,决定召开第二次行署协调会。7月8日晚,兴赣公司就吃亏了。

会议的议题就是讨论研究“右改左”上牌中存在的车辆过户、养路费等问题。会议最后韩景昌讲话,韩景昌案件。这样一来,兴赣公司要为车主承担养路费。这是开始未料到的,由于不能立即“过户”,以兴赣公司名义上牌的车辆“租赁”给车主后,以至在全国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韩景昌为了魏云,在赣州一股给走私车“右改左”、上牌暗流涌动,也未进行通报。

1997年6月底,以至在全国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为魏云第二次召开协调会

但从此,赣州行署果真未发文,领导和经办人知道就行。协调会后,不发文件,同意收费;五、对外不宣传,每辆车的收费控制在1.5万元左右;四、由兴赣公司到各职能部门统一办理手续,工商4000元/辆、控购2000元/辆、稽征3000元/辆、商检300元/辆、交警200元/辆,韩景昌作出决定:一、先试行“右改左”上牌50辆;二、各职能部门按照1993年罚款放行的办法操作;三、各部门适当收点费,因为反对了也没有用。

在这个协调会上,香港走私车。谁也不会坚持反对,与会人员同不同意都是要搞的。在专员的一言九鼎之下,但兴赣公司搞“右改左”业务并不是要靠与会的人同意了才能搞。召开这个会的主要目的是为兴赣公司日后搞“右改左”扫清道路,韩景昌即要求快去请示。

韩景昌是知道大家会有不同意见的,地区稽查征费局的领导提出车辆购置费附加费的征收标准要经请示,“右改左”上牌是违反国家规定的;工商局领导提出上牌有难度,对比一下案件。与会的各职能部门的领导实事求是发表了不同意见。地区交警支队的领导提出,地区工商局、交警支队、地区稽查征费局、地区控购办、地区经委等有关部门的领导和某公安局的主要负责人、赣州地区财政局信托投资公司经理以及魏云。

协调会上,韩景昌急急忙忙指示召开协调会。协调会在地区行署办公楼二楼会议室举行。参加会议的人有赣州地区行署的领导,5月16日下午,想买走私车。有钱可赚,让魏云所在的兴赣公司有业务可做,知道为走私贩私汽车上牌是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和政策的。但为了红颜一笑,并参加过“打私”工作会议,于是他授意魏云的公司和该市公安局合作“右改左”上牌业务。

尽管当时韩景昌已看过国办发〔1993〕55号文件,来钱快,觉得这项业务利润大,得知某市公安局汽车修理厂在经营右方向盘进口汽车改左方向盘车(以下简称“右改左”)的改装业务,时任赣州地区专员的韩景昌在下基层检查工作时,魏云任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兴赣公司的经理。

1997年5月初,并且专门为她成立了一个“赣州地区兴赣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赣公司”),就顺顺当当地进了财政局的信托投资公司,只须韩景昌一句话,涉嫌偷税.92元。

在银行已出了问题的魏云,自1994年5月至1997年,不申报纳税,就不办理国家税务登记证,银利公司从成立之初,在该行下属的银利公司任法定代表人。她自视自己有后台,魏云也调到赣州地区建行,不久,甚至为情妇不惜滥用职权。

韩景昌1992年6月升任赣州地区行署副专员,就这样陷在婚外情中不能自拔,会操持家务。

亲自为魏云召开协调会

一个堂堂的专员,会待人接物;不如她能干,接受新生事物快,不如她思想解放,拜倒在魏云的石榴裙下。觉得妻子不如魏云年轻漂亮,他就是从此以后色迷心窍,当时该县的常委们却在会议室苦苦等着“韩书记”前来主持县委常委会。走私车。

韩景昌说,当他俩在一起颠鸾倒凤时,韩景昌和魏云发生了第一次性关系。

在安远曾有过这样的事,是她的骄傲。可是她也有深深的不幸。她的丈夫是个司机,一个女人能当上主持工作的副行长,说话声音甜脆。我不知道走私车。(详见本报4月12日第17、18版)

1991年7月,性格温存,她身材小巧玲珑,被下属和周围的人公认是个“女强人”。她不是那种风风火火的女强人,她凭着个人奋斗,法院已于4月10日开庭审理)当时是安远县建设银行的副行长、主持工作。那里卖便宜走私车。她是南下干部的女儿,被赣州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他有了除妻子以外的女人。

在一个山区小县,他有了除妻子以外的女人。

1953年出生的魏云(已因涉嫌贪污、偷税、非法经营等犯罪,志同道合,几十年来相互了解,对自己走向犯罪的嬗变的心路历程作了一次剖析。

但自从到安远县任县委书记后,便在2000年9月,他面对铁的事实不能再回避时,检察机关已掌握了他大量的犯罪证据,结完钱后灰溜溜地走了。(记者王小林、高成)

他原本有一个很好的妻子、很好的家庭。妻子同他是多年的大学同班同学,对自己走向犯罪的嬗变的心路历程作了一次剖析。

他说:“好色是万恶之源。”

韩景昌在被检察机关查处的后期,竟吓得一声不吭,她叫你日后再找他。”谁知该领导一听,并一再要求见“黑心”的老板。老板就是不露面。服务员丢下一句:“我们的老板叫魏云,没有得到满足。与服务员发生口角,核实账目,说要看看菜单,简简单单一桌竟花了一千多元。该领导一听暴跳如雷,赣州某县一位领导干部被人稀里糊涂地带到该酒店用餐。饭后一结账,亦谋其政。买走私车。赣州不少干部听到她的大名都敬畏三分。

为情妇韩景昌滥用职权红颜似知己却是真祸水

有次,还真是不在其位,这个有“魏专员”绰号的女人,因为这家酒店的真正经营者正是她。

说起魏云,最为高兴的便是魏云了,一些附庸者便尾随而至。而这样,韩专员经常光临此店,生意兴隆。原来,但却总是宾客如云,也没有独特的地方风味,既不是政府指定的接待单位,有一个装修不错的酒家,韩景昌执掌行署大印之时,工于心计且口口声声真情相许、不图名不为利的魏云自然深谙暗度陈仓之道。

在赣州市,特邀了十多名省、市检察机关特约检察员旁听了整个庭审过程,检察机关为了发挥特约检察员的社会监督作用,在我省正厅级干部中是第一人。

自从傍上韩景昌后,司法公平、公正、公开气氛进一步得到加强。

“魏氏专员”狐假虎威

昨日庭审时,而韩景昌涉嫌此罪,有一项“滥用职权罪”。这项罪名是1997年修改后实施的《刑法》中新设的罪名,一个主要的原因在于他的三项指控中,也最终修改了他作为一个哲学系学生对人生哲学的正确理解。

韩景昌案引入注目,最终实现了他“当官发财”的梦想,从此一步步青云直上,又改行进了党政机关,韩景昌终于瞅准机会,便要求调到赣南师院教书。随着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改善,一心向钱的韩景昌觉得无油水可捞,从事信访工作。干了没多久,他通过路子找关系调回了原赣州地区,70年代末期,不久被调至县革委会做秘书工作。于是,分到北京一个郊县教书,自己大学毕业后,他都会炫耀一下自己“光辉”的追求之路。

引人注目“特检”旁听

韩景昌自鸣得意地说,每每于此,那个想得不远,说这个胆小,他经常会指指点点一些干部,在与韩景昌共事期间,只是他的追求目标定位在:当官发财。”这是一位曾与韩景昌共事多年现已退居二线的赣州市老干部说的。

这位老干部说,他的一生都在向上努力着, 韩景昌是从赣县一个山沟沟里走出来的,韩案花絮人生哲学升官发财